真是个大笨蛋

 早上和娘亲打电话她说珠海下了大半天的雨,晚上她又打电话过来说看中了一双鞋子大减价她觉得很好看很合适我问我要不要。阿,好想回家见见她。 打雷了,还是一如既往地坐在厅里磨磨蹭蹭的,舍友都回房间睡觉了。坐在窗边明明白炽灯开在头顶,闪电时外头打进来的光是比亮更亮阿太了不起了。雷响得心也跟着一沉一沉的。 昨晚看为奴十二年有两个地方哭得稀里哗啦的,第一个是Patsy求Solomon了结她生命时,第二个是Solomon时隔十二年回到家中对着亲人说“I apologize...for my appearance..”,这个真泪崩了。看着故事而落泪的感觉真的太妙了,有种自己也是有血有肉的感觉。 开学一个月过去了,六级也是狗屎运一次过了,娘亲很高兴,上了大学后她就是我最大的动力了。但练就的一身惰性还是难以摆脱,外刊还有两个礼拜就出去考试了到现在也还没看一眼,贸易实务知识全部还给了老师于是现在函电课听得特别辛苦,一份贸易合同看得睡意盎然都还没看明白各项条款,日语懒得背,就连体育课的定向越野也懒得去参与。校道开满紫荆花,和舍友啃着菠萝走着,难道这就是我的大学记忆了吗,真不甘心阿。听着歌窝在床上,转到了某首歌时想起了一月份,一月都忘了有些什么其他事,只记得那一份兼职做得特别难受,好像很冷吧,记忆中有清晨早早跑出去赶202,还有去雀巢姐姐家吃面条,还有跑上仓库把自己塞进货堆里找货,还有帮忙看着奶粉,还有旁边经常充货的旺旺雪饼和旺旺仙贝,还有和春光去百货后面吃香辣土豆丝她跟我说她家里的事,还有去小区里坐着看着小学生放学玩耍旁边是老人跳舞。——一月份的记忆就这么多了,其实写下来是怕自己以后会忘记那短短的日子,因为那是我和她更深更牢固的感情的开始,只因为听到了她的一句“现在支撑着我的是你阿”。

评论
© 董小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