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是个大笨蛋

        现在的你看到的我是蓝色的,我的快乐是当你仰望天空飘过的云朵。
        你知道吗,那偶然滑落在你的脸颊的雨滴,是我的泪成全你的自由。
        
        每次回家经过大片大片的田,我就猛地想起却又怎么也想不清楚到底那片西瓜地是怎样的。于是每逢在高架桥上看到整齐的方格田,就会想我是不是回到那里了。

        
2011.8.7.
        那天好热。吃了好多西瓜。在那之后一提起那晚写的歌你就会说“哦那首西瓜歌”。
        那首歌没来得及让你听,也不是来不来得及的问题,是我拖延症太严重,就只有那张满是皱褶的纸写着歌词写着和弦,还在不在家里我也不知道,可能也被妈妈扔了吧。
        照片是那天拍的,那时我写下的那句话是“夕阳无限好”,那时候是什么心情我现在是想不起来了,但一定是很好很好的吧。
        我所有自私都是我对感情的老练。最近愈发认同这个想法。可能并不是因为某个人有什么特别,于是才会痛心才会流泪,而是因为这个人的所扮演的角色。而当你扮演这个角色时,我所有眼泪和不舍都是必备的道具和情节。这是我喜欢的一个饭er教懂我的。
        变得不愿意付出。当天看到机车后座被雨沾湿了,你往后一坐,抹干了,示意我可以坐了。我站在你面前哭了起来,我知道,我当然知道你给我最好的。
        而现在有不同的人做同样的事时,已经没有当初那份透彻心扉的暖流。

        我患得患失,时常感到孤独,这是我怎么也控制不住自己的。害了自己,也让别人跟着伤痕累累。

        广州几乎看不到星星。阴霾,凛冽,看着就心慌。
        以前我以为流星是难得一遇的,后来在沙滩过了一夜后才知道也不过如此。不过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我就再也没有见过流星了。其实也不稀罕,对着流星许愿是没用的。
        你可不可告诉我我现在看到最远最亮的那个光点是星星还是路灯?
        
        大巴上好冷。
        我到家了。
        我不想离开这里,真的不想。
        我不是在怀念你,我那么骄傲地离开,若是怀念你你会看不起我,我更加看不起我自己。
        我只是在怀念那时候的自己。
        我爱她,比那时的你更爱她,多一千倍,一万倍。

评论
© 董小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