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是个大笨蛋

到达重庆的第一天晚上,大家都累坏了。

我坐在酒店的地上收拾行李,她们在床上看电视,一直在笑孙楠唱《讲不出再见》的口音有多好笑。

接下来是十分奔波的一个礼拜。有下雨天,有雾蒙蒙,有大炎日,路边削得十分好看的菠萝,全是辣的小吃,人挤人的磁器口,深夜寥寥无几人的都市广场,气势磅礴的夜景,异地的酒异地的友,这都刻进了记忆。

山城一条平路也没有,放眼望去全是坡,最后一夜去看了《北京纽约》,不喜欢。

麻烦了影城小哥,就等我们几个人看完,也已经是深夜。

湿漉漉的地面,我们站在坡上看着另一边的坡驶来的计程车。

红绿灯被模糊了在那个十字路口。

从第一天开始不知道一起唱了多少次《讲不出再见》。

在机场过夜,一起坐在楼梯阶级上,冰冷的大理石冷漠到底。溜进西餐厅找椅子坐下来好好打个瞌睡,无奈做生意的人不放过每一个潜在的客人,每每快要入睡时便被问道“住酒店吗?”

在飞机上迎来日出,踮起脚尖就能靠近阳光,何况我们踮起了三万英尺的脚尖。毫无心情看这壮丽的日出,着实的累成了狗。

两张重庆广州来回机票,两张重庆成都来回动车票。祭奠我们两千多天的感情,送别我们的大学时光。 

最后剩自己一个人在宿舍,如Jersey所说的,最怕自己一个人走到终点,然后发现自己不小心回到了原点。

别样心酸。

送别她的时候我放了这首歌。还是肆无忌惮开着超级无厘头的玩笑。她上了车后扭头看还站在车站的我,对我笑,车开远了,她还是看着我,还是笑着,直到载她离开的巴士消失在转弯处。

时间僵住了,也回不来了。

“我记得第一次见你的时候,觉得你看起来是很坏的人,以为你是不听话的女生。”过了一会儿她在微信上给我发来消息。

到最后一刻都不能好好做朋友的女人,哎。

但我又觉得鼻子酸酸的,心也酸酸的。

今宵离别后,何日君再来?

评论
© 董小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