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是个大笨蛋

2017,十月。

十月了,我好慌张啊。

在微博上看见通道大叔发的祝各位天蝎宝宝生日快乐,原来已经进入天蝎的月份了,我23岁的日子所剩无几了——但是有所谓吗?我都已经是晚婚年龄了。

我开始踱步回到了高三时候的焦虑,一样的暴躁,一样的压抑,一样的觉得自己的日子不见天日,但是和那时候不同的是,那时候我知道会好的,而现在我看不见什么时候才会好。也和那时候一样,我把一些人驱逐出了自己生活,甚至快把自己最在乎的人都赶跑了,而不一样的是,五年前的那个人选择紧紧抱住我,说“你不要这样我会担心你我不会再扔下你不会再离开你”,而现在这个人说“你不要这样我很害怕再这样我就受不了了”。为什么有人选择握紧我的手,为什么有人选择考虑是否要退缩,我知道这都是我自己的问题。

当然了,一个十七岁的少女,如同树上的青苹果,外表清脆,摘下她的人期望着里面是白嫩香甜的果肉,谁知第一口是酸的,第二口是酸的,他期待着,他煎熬着,他就是相信我是一个、或者我将会变成一个里面是香甜的苹果。

但我不是,一直到后来,他都不相信我不是,那是一个世故男性对一个半熟少女的美好期待,所以他一直执着,认为我是可塑的,认为我的不羁很可爱。

而现在,二十三将四的我,已不再是树上的青苹果,是一只放在果篮里外表有点干瘪的番石榴,敲开外壳,饱满的果粒让他觉得很动人,美丽得让他怀疑世间竟有如此宝物。一颗味道淡的果粒让他觉得有不可驾驭的迷人,一颗味道浓的就像被发酵过醉人。但是后来越到里面,越没有惊喜,甜如蜜糖的汁液开始让他觉得腻人,甚至发现了有虫蛀过的腐烂。他开始怀疑自己的选择,他觉得疲倦,他开始觉得如果下一口再是如此,他便要舍弃这只番石榴。

所幸人不可能只靠一只水果维持生命。

所以有“你撒泡尿看看自己的样子”或者粤语“你是什么新撕萝卜皮”此类云云。人贵在自知。

"She is a disaster",年少时把这句话当做是称赞。

但现在绝对绝对不是了。

评论
© 董小花 | Powered by LOFTER